查看更多

a小芸。

星期一的早晨,我的闹铃7点就响了,一直挣扎到7点40才起来,眼睛感觉是被撕开的。

痛苦的星期一,讨厌的早课。

结束了一上午的课我开始准备下午要讲课的内容,

我知道是KrystianZimerman给予了我正能量。

莫勒先生由于误机了,讲座被推到晚上7点半。

我坐在最后一排,默数着我的星期一。

 

评论
©a小芸。 | Powered by LOFTER